南方都市報"致命毒蘑菇"專題採訪

南方都市报毒蘑菇

 

致命毒蘑菇

看上去潔白無瑕、聞起來清香誘人、吃起來也滋味鮮美的“潔白麗人”,卻是劇毒無比的“死亡天使”,只需吃下1朵,就足以讓一個100多斤的成年人喪命。

它就是致命鵝膏菌,民間俗稱“白毒傘”,它不僅外表善於偽裝,其毒素也狡猾多變:進入人體後“假寐”半天讓你毫無察覺,然後攻擊你的腸胃讓你嘔吐腹痛幾天,之後又會消停一兩日,讓你麻痹大意以為痊癒了,但實際上毒素已經全面侵入你的肝腎心腦肺,導致多器官衰竭而亡。

在幾乎年年都會發生的白毒傘中毒死亡案例中,大部分中毒者在毒發後7天左右死亡。今年4月25日,經歷過“假寐-腸胃炎-假癒-肝腎衰竭”過程的深圳外來務工人員譚先生因誤食白毒傘中毒,在苦苦掙扎10天之後不幸去世,而他的妻子在3天前就已搶救無效死亡,留下一對孤兒。能夠與鵝膏毒素頑強抗爭10天的中毒者實際上並不多見,在廣東第一蘑菇殺手面前,譚先生的強健體質也難保他的性命。

以白毒傘為代表的毒蘑菇究竟有哪些,藏身在我們身邊哪些山野?為什麼年年有人中毒還是年年有人采,普通人應該如何辨別?毒蘑菇究竟身藏哪些秘密,它們的毒素除了能致人死命,還能幹些什麼?本期發現深港將帶你走進深港兩地的毒蘑菇世界。

狡猾的毒菇,“廣東第一蘑菇殺手”致命白毒傘

奪去譚家一雙兒女父母的罪魁禍首,正是廣東第一蘑菇殺手——致命鵝膏,也稱致命白毒傘。在廣東的蘑菇中毒造成死亡的事件中,有95%都是它幹的,是名副其實的頭號蘑菇殺手。

之所以容易被人誤食,首先是它有著讓人迷惑的外表:雪白、婷立,一副清純的“白雪公主”模樣,與另一種可食用的雪白草菇長得幾乎一模一樣(注:兩張圖片可並列對比),連專業人士有時都難以一下就區分開來,更何況普通老百姓。而致命白毒傘又偏偏是土生土長的華南特有種,喜歡生長在廣東的原生樹種黧蒴樹林地上,一長一大片,數量眾多,容易被人發現和採摘。

白毒傘的致命,則在於它所含的鵝膏毒肽是一種劇毒,這種毒素可在幾天之內摧毀人們的肝和腎,人們會清醒的感受到來自於身體的極度疼痛,直至昏迷、死亡。更可怕的是,毒素一旦進入人體,會抑制一種酶的正常分泌,導致另外一種酶“精神錯亂”,分不清好人壞人般的瘋狂溶解人體的細胞,人體器官會因此嚴重受損,讓醫生也束手無策。

“首當其衝遭到破壞的是人的肝臟,因為所有的血液迴圈都要經過這裡,而肝的細胞壁又比較薄。我們在人體解剖過程中發現,嚴重中毒者的肝部會被侵蝕得如同蜂窩狀,受損非常嚴重。”廣東省微生物研究所所長李泰輝說,鵝膏毒肽是一種狡猾的毒素,它先是會“假寐”一段時間,並且利用“聲東擊西”的戰術麻痹人類的注意力,然後再開始瘋狂侵蝕人體,它引起的中毒症狀表現出四個階段:潛伏期(6-12小時)、胃腸炎期(8-48小時)、假癒期(48-72小時)、內臟損害期(72-96小時)。

誤食鵝膏菌後,一般發病較慢,有6-12小時的潛伏期,也有病例到20小時後才出現中毒症狀,這一點對於診斷是哪種蘑菇毒素具有很高的價值,因為大多數其它低毒蘑菇食用後2小時以內就表現出症狀;潛伏期過後出現噁心、嘔吐、腹痛、“霍亂型”腹瀉等腸胃症狀;之後症狀消失,近似康復,1-2天內無明顯易見症狀;但好景不長,患者重新出現腹痛、帶血樣腹瀉等症狀,病情迅速惡化,出現肝功能異常和黃疸,肝腫大,肝臟酶血清濃度等酶活性增加,血凝性被嚴重擾亂,引起內出血,最後導致肝、腎、心、腦、肺等器官功能衰竭,5-8天病人死亡。

譚先生夫婦就是被鵝膏毒素分別折磨了整整7天和10天,最後還是沒能戰勝它辭世而去的。一份廣東蘑菇中毒事件調查顯示,在19起中毒事件中,共中毒92人,死亡的13人全部是被致命白毒傘奪去生命。

5種毒素與4種謬傳,獨特生物易誤了卿卿性命

已經進入梅雨季節的5月份,致命白毒傘的生長期已過,它在深圳山野早已了無蹤影,但這並不意味著毒蘑菇的威脅就此解除,更多種類的其他毒蘑菇正在悄然生長中,且七八月份是各種蘑菇的狂歡季,廣東常見的毒蘑菇多達120種。

根據李泰輝等專家的研究,毒蘑菇根據中毒症狀大致可分為5種:腸胃中毒型、肝臟損害型、神經精神型、溶血型呼吸與迴圈衰竭型、光過敏性皮炎型。其中,致命白毒傘屬於肝臟損害型毒菇,與溶血型呼吸與迴圈衰竭型毒菇屬於死亡率很高的劇毒類。最可怕的是,雖有毒蘑菇抗體的研究,但至今為止尚無專門血清,即民間所說的解藥。

李泰輝團隊的鄧旺秋博士已從事蘑菇研究多年,除了致命白毒傘外,她還另外列舉了12種常見毒蘑菇,而這些毒菇中以腸胃中毒型最多,基本上誤食1-3小時會出現嘔吐、腹瀉等症狀。肝臟損害型則以鵝膏菌為主,發病慢、毒性強,廣東的蘑菇中毒死亡事件首推這種。另一種死亡率高的溶血型呼吸與迴圈衰竭型毒菇因為含有亞稀褶黑菇素等毒素,發病快,會引起中毒性心肌炎、急性腎功能衰竭和呼吸麻痹等症狀,但這種毒菇中毒事件沒有其他種類毒菇多。神經精神型毒菇以致幻菇為主,如廣東常見的古巴光蓋傘,如果誤食了它,會出現幻覺、瘋癲症狀,效果堪比毒品。光過敏性皮炎型毒菇含有光過敏物質卟啉,卟啉症患者就是傳說中的吸血鬼,除了不能見光,還嚴重貧血需經常輸血。

在食物中毒死亡總人數中,毒菇中毒死亡人數佔了40%,僅致命白毒傘一種,就在2000-2010年的10年間導致廣深等地地區52人中毒,20人死亡。根據史料記載,人類食菇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距今約7000年),經驗可謂豐富,但為何還是每年有那麼多誤食毒菇中毒事件?是人們太貪吃,還是毒菇太狡猾?

二者都有,而且原因遠不止如此。據鄧旺秋博士介紹,人們容易誤食毒菇的原因主要有3個,首先是誤食與食用菌相似的毒菇,如致命白毒傘與雪白草菇、大白菇長的很相似,毒、食難辨,而且同一個品種,因為生長環境的不同,也可能導致在彼地無毒、在此地有毒的相反情況。一項調查顯示,在廣東發生的中毒事件中,84.2%的中毒者都是外來務工人員,本地居民誤食事件很少。“很多外地人在家鄉有過吃蘑菇經驗的,反而容易中毒。”李泰輝告訴記者,他發現近年來誤食致命白毒傘的中毒者很多都是湖南等地籍貫,因為當地有一種可食用的菇菌與白毒傘長的很像,殊不知在廣東採到的根本不是同一種。

其次,野生食用菌中容易混雜有毒種類也是容易誤食的一大原因,比如人們都知道牛肝菌很美味,但中國牛肝菌種類多達200多種,有些可食有些有毒,不是都能吃。曾有餐館拿了一袋雲南牛肝菌送到廣東省微生物研究所檢測,結果發現有10多個種類,其中2種有毒。據報導,2000年,深圳一家人春節前在一家以蘑菇為主題的餐館吃飯,飯後全家出現嘔吐、腹痛等症狀,在餐館送檢的樣品中發現一種毒蘑菇。

另外,目前民間流傳的一些有毒蘑菇的辨別方法十分不科學,也是導致誤了卿卿性命的原因之一。不可輕信的4大謬傳包括:“顏色鮮豔的,或外觀好看的蘑菇有毒”、“不生蛆、蟲子不吃、味苦、腥臭的有毒”、 “與銀器、大蒜、米飯反應變黑色的有毒” 、“受傷變色、流汁液者有毒”,稍微顯得專業一點的還有“菌蓋上有疣、柄上有環和具菌托的有毒”其實也是謬傳。鄧旺秋說,實踐證明,這些說法對某一種毒蘑菇是適合的,但不是對所有種類有效。

李泰輝做大型真菌系統分類研究幾十年,算是國內經驗最為豐富的專家,連他也難以在一堆蘑菇中迅速指出出哪種有毒,為了研究曾嘗過毒蘑菇然後馬上吐出漱口,他說,毒蘑菇的味道與可食蘑菇沒有太大區別,都很鮮。香港著名真菌學家鄧銘澤博士在採集標本後發現,有些毒菇的氣味甚至比一般菇類還要濃香。最著名的段子發生在二戰時的歐洲,一位著名的真菌分類學家因為誤食毒蘑菇而死。

那麼,究竟有沒有簡單的識別方法呢?遺憾的是,全世界的菌物學家至今都未能找到可以用一兩句話說清楚或者用肉眼一看就能識別出毒蘑菇的方法,無論是以貌取菇,還是山區居民的經驗論,都可能失靈。有些蘑菇生吃有毒,煮熟就無毒,有些少吃無毒,多吃則有毒,有些單吃無毒,與酒同吃則有毒,有些幼菇無毒,變老則有毒……李泰輝說,目前中國發現的有毒蘑菇約500種,這些都是通過人的生命代價獲得的,還有絕大部分不為人知,想知道有沒有毒,只能通過“人體實驗”。還有很多蘑菇新種在不斷發現中,李泰輝所帶領的團隊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已在廣東發現100多個新種,每年都有幾個新發現,去年就發表了10多個新種的研究。

在生物界,真菌既不是動物,也不是植物,屬於單獨的一種生物,科學家在不斷發現它身上的奇跡。真菌種類是高等綠色植物的6倍,但研究者的數量前者還不到後者的1/10,由於系統分類學是基礎科學,需要資金投入又要耐得住寂寞,懂得識別蘑菇的專業人員全國不超過30人,廣東省微生物研究所還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由知名真菌學家鄧叔群院士創建的,經歷了幾輩學者的積累才有今天。就連經濟發達的香港,研究大型真菌分類的也只有2人,香港食環署還要將樣品送到廣東來檢測,深圳則一個研究者也無,甚至在眾多的動植物愛好者中,蘑菇愛好者也非常稀少,在他們撰寫的動植物書籍中,幾乎見不到蘑菇的篇章。專業人士如此之少,真菌世界又如此之大和變幻莫測,也難怪中毒事件層出不窮。

是魔鬼也是天使,不要“菇”毒只要“菇”芳自賞

如此多的中毒事件和如此多樣莫測的菇毒,會不會讓你感覺有點毛骨悚然?其實,蘑菇雖毒,但也莫要談菇色變,更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據估計全球有150萬種真菌 (包括小型真菌和大型真菌), 已發現的有10萬種,而有毒菇類大約只佔3%。毒蘑菇對人類來說既可奪命,也可救命,它對吃貨是“禍”,對生物製藥卻是“福”,正所謂“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如果把菇菌只囿於食物一類,實在小覷了它。鄧銘澤說,我們所見的菇菌,其實只是真菌要散播孢子的生殖工具,叫子實體,菇菌一生主要以躲在土壤裡的菌絲存活著。日常生活中,我們常接觸真菌,洗衣粉上的酵素由它來提煉;奶粉含有的DHA,從真菌裡提煉會最快最多;我們釀酒、醋、醬油、豆豉、腐乳都靠真菌發酵,《舌尖1》中“轉化的靈感”那一集講述的主角其實就是真菌對食物的作用。在美國最暢銷的20種藥物中,有6種都是由真菌提煉,其餘有些都是由真菌合成。

“菇菌的背後用途比我們想像的更加大。”鄧銘澤認為,說不定最頑強的疾病,都終由菇菌身上找到它的根治方法。目前,致命白毒傘所含的鵝膏毒素因為對活細胞有強烈的破壞作用,人們正在研究用它來殺死癌細胞,且已有不少成果。李泰輝從白毒傘中提取的鵝膏毒素1毫克價值幾千元,在國際市場上還是緊俏貨。人們已從毒菇中提取抗腫瘤細胞、抗菌、抗病毒等物質,科學家正在用致幻菇中的裸蓋菇堿用來試驗治療抑鬱症,證實確實有一定效果。在中醫裡,不僅蟲草、靈芝、茯苓等無毒中藥是真菌,很多毒蘑菇也是上好中藥,中國民間一直都有用黃絲蓋傘治療濕疹、關節炎,用毛頭鬼傘治療消化不良、痔瘡,用鱗皮扇菇和黃粉牛肝菌治療外傷出血、跌打損傷,用臭黃菇、片鱗托柄菇治療筋脈痙攣的傳統,中醫特效藥舒筋散處方中蘑菇占總量的75%,經鑒定,其中7種為毒蘑菇。

用毒菇提取液開發的特效藥可以清熱解毒、消腫止痛、治療精神病、鎮痛安神,還能用於製造生物殺蟲劑和除草劑,抑殺紅蜘蛛、蒼蠅、蚜蟲等害蟲以及雜草,且無毒副作用。有專家曾做了個著名的實驗,將蘑菇菌絲放在白蟻橫行的房子裡,菌絲被白蟻吃進體內後瘋狂生長,使白蟻變成木乃伊,並從白蟻頭部長出蘑菇,這種看上去有點搞笑的法子卻被稱作製造殺蟲劑最具破壞性的方法。

這麼多種類的毒蘑菇都長在深港兩地的哪裡呢?記者曾在5月上旬的雨後上羊臺山搜尋,就發現不少其他菇類,有些長在枯木上,有些則生於草地中,種類繁多。據統計,廣東毒菇中毒事件發生的月份主要集中在3-9月份,其中3月份是致命白毒傘的高發期,而雨量充沛的8、9月份是其他毒菇的旺季。

香港著名真菌學家鄧銘澤博士曾經多次考察深圳山野,他說,菇菌最愛濕度高的陰雨天氣,眼下的梅雨季節也是它們的旺季,而菇菌又分別喜歡不同樹種,所以在不同的山林會生長出相應品種,尤其是松樹林、杉樹林、殼斗樹林( 包括栗、 櫟、 柯、青岡類) ,菇類會特別豐富。如致命白毒傘就喜歡與黧蒴樹共生,黧蒴樹又是廣東地區一種常見本土樹種,在山林、公園、風景區隨處可見。

香港的山林生境是草地、灌木林和次生林,一些郊野公園的地區如大埔滘自然護理區、大帽山郊野公園、城門郊野公園,有很多茂密的樹林,裡面有很多原生樹木品種,那些菇類就是他們的共生菌,在樹木的根部一同共生,鵝膏菌就是喜歡那些本土的原生樹。

在鄧銘澤眼中,深圳和香港的氣候一致,森林較香港範圍更大,樹木的品種較香港多一些和老一些,所以菇類的品種較香港更多。他在香港發現的菇類深圳也基本上都有,但不同的是,他在香港看到同一種類蘑菇每次生長只有幾隻,而在深圳的森林裡,因為樹木較老和生長環境較理想,每次長出來就會一大群,有時甚至十分壯觀。如果以森林資源來判斷的話,深圳蘑菇最豐富的首推梧桐山國家森林公園,另外,三洲田森林公園的菇類也很多。鄧旺秋博士也在2011年考察過深圳寶安的鳳凰山,在那裡采到的致命白毒傘就有3-4斤重。

有些蘑菇喜歡長在草地上,比如誤食後1-3小時會出現嘔吐、腹瀉症狀的鉛綠褶菇就經常在雨後出現在草坪、草地和蕉林等地,這種毒菇也容易與可食的高大環柄菇混淆而被人誤食,其所含的水溶性生物鹼較鵝膏毒素弱,引起死亡的案例較少,但中毒數量較多。著名的致幻菇古巴光蓋傘喜歡長在牛馬糞上,在廣東也極其常見。

在香港,鄧銘澤辦有種植菇類工作坊,還經常組織野外賞菇團,不僅在香港山野賞菇,還帶到雲南欣賞和品嘗松茸、牛肝菌、乾巴菌、羊肚菌、雞油菌等野生菇類,當然,他不止是帶大家去看去吃,還會講述菇菌的故事,讓大家從生態的角度認識菇菌。對於毒菇,他認為,不必聞菇色變,可以從欣賞的角度去看。深港兩地本身就是個很好的菇菌樂園,賞菇不必遠行,在城市這個“石屎森林”裡也到處都是“菇蹤”,尤其是下黃雨、紅雨後,菇菌會在樹底、草地上冒出頭來,欣賞要把握時間,因為只有短短數小時。

“菇好特別的,它幾個小時就凋謝,像竹笙,它在淩晨4時在地上長出來,早上9時的形態最漂亮,中午12時就凋謝。由於菇菌不斷在變化,有時候你不知道它下一秒會變成怎樣,所以時時帶來驚喜。”鄧銘澤說,香港常見的菇菌包括小皮傘,下雨時常黏著樹葉生長,樹底下常出沒的牛肝菌,靈芝更是滿布山頭。國外早已有假日的菇菌觀賞團,臺灣也很流行夜晚去看“發光菇”,這種菇就有毒,卻因為在夜晚能夠發出螢光,而讓人驚喜連連。

鄧銘澤提倡人們開“菇眼”,即瞭解到這種生物是何其特別,進而欣賞它背後的意義——菇菌是森林的守護者,腐朽真菌是自然界非常重要的清道夫,把死去的生物分解並把營養回歸泥土中、共生真菌是樹木健康的指標、寄生真菌是一個森林生物的調節者,把多餘的生物處理,如果沒有真菌,這個世界就會玩完。

對於美國真菌學家保羅.史塔曼茲來說,蘑菇甚至還能拯救地球。他做了一個實驗:將浸泡石油等油脂物質的塑膠編織袋堆放成小山,其他小山全部腐敗變臭,唯有混入菌絲的小山后來長出了蘑菇,蘑菇產生的孢子吸引了昆蟲,昆蟲產卵變成幼蟲又吸引來鳥兒,鳥兒帶來了種子,種子發芽長出了植物,廢墟重新變成了綠洲。

 小貼士之蘑菇中毒怎麼辦?

當然,也有中毒者僥倖逃過一劫的案例,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因為搶救準確且及時。如果在6小時內發現自己誤食了白毒傘或剛開始出現胃腸炎症狀時,可以通過催吐、洗胃、導瀉等手段,讓毒素儘量排出體外,保住生命一般沒有問題。

但如果過了6個小時已經進入了胃腸炎期才發現中毒,則只能通過繼續排毒,3天內還能通過此法排出一些毒素,不過,如果不能確定自己是哪種蘑菇中毒,應該一邊排毒,一邊將蘑菇送到專業檢測機構檢測,目前,廣東只有廣東省微生物檢測中心具有這個能力,檢測費用約200-500元。

確定蘑菇種類後,應儘量將患者送往有治療蘑菇中毒經驗的醫院救治,比如廣州市第十二人民醫院,這家醫院因為收治蘑菇中毒患者較多,與廣東省微生物研究所建立了資訊溝通和反應機制,只要有條件都會將毒蘑菇樣品送檢,再進行對症治療,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胃腸炎期過後,人體進入假癒期,病情看似已經好轉,但此時千萬不能懈怠,毒素正通過血液侵入肝腎等內臟器官,在此之前,醫生可能就會進血液透析、血漿置換,將有毒血液儘早抽出人體,如果肝腎已經開始受損,醫生就會採取肝腎解毒手段,比如促進腎排泄、保肝護肝等,如果肝臟受損嚴重,就得進行肝移植了。去年發生在香港的6起蘑菇中毒事件中,就有1人肝衰竭需進行肝移植,這種方法美國在1988年就成為了治療鵝膏毒素中毒後的確定方法,但在國內,蘑菇中毒後採用換肝手術還並不常見。

在內地一些中醫院,醫生採取靈芝煎劑輔助方法,對早期中毒者證實有效。李泰輝說,古代傳說靈芝有起死回生的說法,極可能是指能解毒蘑菇之毒。

附:廣東及深圳、香港近年毒蘑菇事件(圖表):

2000年3月,廣州天鹿湖9人誤食致命鵝膏死亡。

2002年3月,廣州發生2起蘑菇中毒事件,2人死亡。

2005年3、4月,華南植物園和華南農業大學等地發生4起共24人毒蘑菇中毒,2人死亡。

2005年3月,廣州植物園蘑菇中毒1人死亡。

2005年9月,清遠連州大路邊鎮東峇塘村發生重大毒蘑菇中毒事件。全村142人誤食,中毒31人,死亡5人。

2007年4月,廣州九佛外來民工誤食灰花紋鵝膏7人中毒,2人死亡。

2007年8月,廣州增城4人因誤食鉛綠褶菇中毒,無人死亡。

2008年5月,廣州從化4人誤食灰花紋鵝膏中毒,1人死亡。

2008年6月,廣州白雲區6人誤食鉛綠褶菇中毒,無人死亡。

2009年11月30日,增城3人誤食鉛綠褶菇中毒,無人死亡。

2010年1月3日,廣州白雲山8人誤食致命鵝膏中毒,無人死亡。

2010年4月27日,廣州白雲區太和1人誤食鉛綠褶菇中毒,無人死亡。

2011年3月11日,廣州白雲區茂峰山附近4人誤食致命鵝膏中毒,無人死亡。

2011年3月,深圳10人誤食鳳凰山上采的致命白毒傘中毒,4人死亡,死者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

2011年4月15日,韶關市湞江區黃金村6人誤食古巴光蓋菇,無人死亡。

2011年,香港發生10起誤食毒蘑菇中毒事件,無人死亡。

2012年,香港發生5起誤食毒蘑菇中毒事件,無人死亡。

2013年,香港發生6起中毒事件,無人死亡,3人因“白毒傘”中毒引起肝衰竭,1人需進行換肝手術。

2013年4月初,兩人分別在仙湖植物園和紅崗西村後山採摘野生蘑菇回家食用,引起4人中毒,1人死亡。

2013年4月,東莞長安12人誤食毒蘑菇中毒,4人死亡。

2014年4月,東莞一家3口採食“白毒傘”全部身亡。

2014年4月13日,深圳外來工譚先生夫婦在梧桐山採摘1斤左右野蘑菇食用兩餐,2人均中毒死亡。.

發表評論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